中国基金报 评论(0)

新三板曝天价乌龙指:买2000股秒亏390万!

【导读】宁波水表瞬间市值到了2300多亿,几乎相当于中信银行总市值了,排在两市市值第20名。大股东张世豪身家瞬间到了558亿,在福布斯排行榜中可以仅次于雷军排名第13;超过刘强东和宗庆后。


中国基金报记者 林雪


波澜不惊的新三板市场,今天再现两起“乌龙指”,刷爆朋友圈。


一起是上午时分,有投资者以1970.00元/股的价格,买入2000股宁波水表,总价高达394万元,一举造就了今天的最高成交价。与最低价19.60元/股相比,振幅达到8900%左右。


有人说,宁波水表瞬间市值到了2300多亿,几乎相当于中信银行总市值了,排在两市市值第20名。


也有人说,宁波水表的大股东张世豪身家瞬间到了558亿,在福布斯排行榜中可以仅次于雷军排名第13;超过刘强东和宗庆后。


另一起则发生在下午,有投资者以3.3元/股的价格买入优诺股份2000股,成交金额为6600元,而今天优诺股份其他价格基本是0.3元/股,此笔交易飙升1000%。


宁波水表、优诺股份,乌龙指今天有点多

今天上午10点58分左右,有投资者以1970.00元/股的价格,买入2000股宁波水表(834980.OC),总共花费高达394万元,一举造就了今天的最高成交价。由此,宁波水表也创造了两市及新三板的最高成交价格,惊艳四座。


图1:宁波水表行情图


1.jpg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土豪?为什么会如此成交?


股转公司盘后交易信息显示,今天宁波水表最低成交价为19.60元/股,最高价为1970.00元/股,振幅达到8900%左右。这两笔共计2000股的高价买入来自“中信建投证券郴州解放路证券营业部”,卖方则分别是“方正证券株洲新华路证券营业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


图2:宁波水表交易明细

2.jpg


从股转公司公布的异动交易信息来看,买方的2000股均由名为“方仁杰”的自然人,通过中信建投郴州解放路营业部挂出;随后则是由杨美莲、杨华二人分别通过长江证券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和方正证券株洲新华路卖出成交。


图3:宁波水表异常交易信息


3.jpg


而再看今天宁波水表的其他交易笔数,成交价基本在20元左右。今天宁波水表的成交金额高达460.46万元,成交股数为3.5万股,但均价高达131.56元/股。由此可见,今天的宁波水表的大部分成交金额来自1970元的这两笔,花了394万元的大手笔。


图4:宁波水表交易交易情况


4.jpg


业内人士分析,这可能又是新三板的一起“乌龙指”事件。宁波水表在新三板的交易方式是协议转让,在今天的交易中,可能是买方在交易的时候输入小数点错误,将19.70元/股买入价输为1970.00元/股,随后被交易对手迅速点击成交,点击买单成交,各吃下1000股。按照19.7元和1970元之间的价差,买方的投资者在这笔交易中的亏损达到390万元,而两位卖方则大赚了一笔。


无独有偶,今天下午新三板市场还发生了一起乌龙指事件。宁波水表来自创新层,另外是来自基础层的优诺股份(833794.OC)也发生了乌龙指。


下午2点15分左右,买方“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湘财证券上海陆家嘴环路营业部”以3.3元/股的价格买入优诺股份2000股,成交金额为6600元,卖方为“东吴证券上海西藏南路营业部”。这使得去年11月份以来一直在1元下方持续下跌,而今天股价一直以0.3元/股成交的优诺股份的价格突然飙升1000%。市场人士分析,该买方也可能是一时手抖将0.3错按成了3.3,闹出了这样的乌龙交易。按此价格计算,买方也在此次交易中损失6000元。


图5:优诺股份乌龙指


5.jpg

图6:优诺股份交易明细


6.jpg

这样的好事为啥A股没有?


A股是“集合竞价、撮合成交”。你挂1970?对不起,首先涨跌幅10%,过了,不让挂这么高的价。再说即使能挂单,也是按卖1的价格给你。


新三板没有涨跌限制,想挂1万块都没人管你。个股采用“协议转让”和“做市转让”两种方式交易。


协议转让则包括两种委托类型:一种是定价委托,即“一对多”,即买方或卖方将所交易股票的价格、数量等信息录入系统后,相应地,其他任何投资者想卖或买都可以下单。


另一种是成交确认委托,即“一对一”,买卖双方私下达成协议,敲定买卖股票的数量、价格信息,录入成交约定号。


新三板特殊的交易规则,捡漏现象层出不穷


2月6日,新三板发布监管公告,对账户“姜素华”采取自律监管措施,限制其证券账户交易六个月,原因是“姜素华”多次以“严重偏离市场行情”的价格买入多只新三板股票。


公告显示,“姜素华”通过“点击成交其他投资者低价卖出申报”,先后以0.02元/股、0.01元/股、0.24元/股、0.92元/股的价格,买入鸿铭科技(831419.OC)、远航合金(833914.OC)、泰昂能源(834238.OC)、威明德(430207.OC)。上述行为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细则(试行)》第113条关于“申报或成交行为造成市场价格异常或秩序混乱”的规定。


这样的处罚对捡漏行为有惩戒意味,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交易发生。


乌龙指背后:协议转让制度怎么看?

针对此次宁波水表、优诺股份的乌龙指事件,今天大家的思考有很多。


宁波水表在新三板位于创新层,优诺股份位于新三板基础层,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交易方式都是协议转让。


众所周知,协议转让制度是新三板的基本交易制度之一。在协议转让中,系统不会自动为买卖双方撮合交易,投资者需要手动进行一系列操作才能完成成交。所以,协议转让中,市场遵循的不是价格优先,而是时间优先,全凭投资者眼疾手快,才能抢得最优价格。与A股市场的竞价交易制度很不一样。


由于协议转让在交易流程中的人工操作成分较大,而且部分交易者对新三板的交易规则还不够熟悉,因此,协议转让的新三板股票股价经常容易大起大落。我们都见过有些股票瞬间暴涨,也有瞬间暴跌,而这种大手笔的乌龙指也不可避免。


北京新鼎荣辉资本董事长张驰告诉基金君,新三板的乌龙指在前几年发生过几次,比如信中利、九鼎集团、天地壹号、红豆杉、话机世界、明利仓储、文正股份、兰亭科技等。“我觉得这种情况和新三板交易制度有关,因为A股采取竞价交易、有涨跌停限制,再怎么样股价不会太高,但新三板一些股票在协议转让阶段,如果买入敲错小数点,很可能就能成交。”


张驰介绍,目前新三板有70%到80%左右的企业都采取协议转让,现在协议转让是基础层企业能够看到的、可以选择的最好的交易方式,如果没有协议转让,这些企业更没有流动性。


张驰具体解释,现在协议转让制度分为三种:一是意向转让,意向转让平台是沟通的平台,目的是为了找到交易对手盘,但是没有成交功能;二是成交圈内转让,买卖双方商定好价格,进行点对点的成交模式,别人无法参与;三是别人能参与进来的转让,对社会报买卖盘,所有人都能看到、进行交易,成交对象是不确定的。


经历新三板乌龙指事件后,市场上有些声音认为,协议转让制度存在一些问题,是否应该取消?


张驰认为,交易规则本身没有问题,任何制度都有其便利性和缺陷,不能因噎废食。协议转让有存在的必要,尤其是对基础层、没有到做市环节的公司来说,本身交易就不活跃,如果没有协议转让里的定向转让,交易就更不活跃了。而且现在协议转让也为挂牌公司股权激励等提供便利。


怎样才能克服协议转让的弊端,避免乌龙指的出现?


张驰的建议是,如果有买卖下单的复核功能或许会好一点,比如把原有的炒股软件做二次开发,增加一个功能,下单后有交叉复核人员点击确认,才能挂出去单,“增加一道复核程序,可能影响操作的效率,但是可以降低出错的概率。现在,有些机构的交易系统已经加了复核功能,下单时需要点击确认才能成交,可以有效避免出现乌龙。”


有市场人士也表示,可以借鉴做市商的报价方式,很多做市商都有价格管控预警体系,如果敲错了单子或者报价过于离谱,这都是报不出去的。


另外,张驰也认为,可以在协议转让中设定交易门槛,低于净资产就不能交易,或者设置100%、200%的交易限制,高了就不能成交,“这些都是可以探讨的内容。”


0

评论(0)

最少输入10字,